本報記者 劉星
  在實名舉報近7個月後,45歲的李發達沒能等來紀委的調查結果,卻意外收到了一張停業整頓通知書。
  李發達是甘肅省金昌市宇光駕駛員培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宇光駕校”)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今年5月開始,李發達先後向金昌市紀委、金昌市發改委實名舉報市交警支隊車管所集體索賄、未按規定收取場地費等問題。
  李發達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今年4月底,由於沒有按考官的意思送禮,宇光駕校在幾場科目二考試中的通過率連創新低,其中一場考試10名學員只通過了2名,這最終促成了這次實名舉報。
  蹊蹺的是,實名舉報之後,幾名考官雖然被調離了崗位,可紀委卻一直沒有給出回應。今年10月,在一場突擊檢查中,宇光駕校被交通局運管處指出了八個問題,並最終因為整改不合格被責令停業整頓三個月。一向認為自己的駕校硬件設施“很不錯”的李發達覺得,自己遭到了報複性執法。
  但交警支隊支隊長王高年和交通局運管處處長騰宗宏均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交警支隊和運管處是兩個機構,沒有報複性執法的可能。王高年說,自己一直到運管處出了處罰決定才知道此事。
  金昌市紀委副書記邊明星表示,此前沒有回應是因為人手不夠,目前案子已經分到具體科室,很快就會進行初核。
  “你們老闆也沒什麼表示嗎?”
  李發達的實名舉報,源於4月底與考官的一次衝突。
  2014年4月,出差在外的李發達接到駕校一名員工的電話,“他們告訴我考官說,馬上就要‘五一’了,你們老闆也沒什麼表示嗎?”
  李發達稱,自己春節剛剛打點過車管所的考官和領導,3個月不到又來要錢,這讓他心裡很不舒服。
  李發達是2013年1月接手的宇光駕校,此前並沒有開駕校的經驗。想到一年多來,刨去各種成本,駕校還在虧錢,李發達告訴員工“不要理他們”。
  可隨之而來的考試立刻就出了問題。駕考通常由各地交警所在的車管所負責組織,主要包含科目一(交通法規、安全知識等理論考試)、科目二(倒樁和場內駕駛)、科目三(場外路考及安全文明常識)等三部分。
  考試記錄顯示,宇光駕校4月21日與4月23日的科目二考試,均有10名學員參加,只分別通過了2人、4人。此前,宇光駕校的科目二通過率基本都在70%以上。
  5月3日,憤憤不平的李發達給金昌市紀委寫了一封舉報信,實名舉報交警支隊利用駕考報名的權力吃拿卡要、違規組建駕校、違規收取場地費,舉報涉及交警支隊車管所的考官、所長及交警支隊分管車管所的副支隊長。
  李發達給中國青年報記者出示的一份記錄顯示,2013年及2014年春節前後,他先後給副支隊長、所長及五名考官送了約11萬元現金。
  記者獲得的一份錄音顯示,12月,一名考官的家屬曾打電話給李發達,表示希望將“借”李發達的錢還給他,“我把錢送到你手裡,別的話不說了”。
  李發達說自己最初並不想送錢,但他剛剛接手駕校就感受到了考官的能量。
  李發達接手宇光駕校時,金昌市共有14家駕校,只有4名考官。當時,科目二與科目三交替考,通常按照考官人數決定考試人數。一般來說,每個駕校兩周最少能分到一次科目二的考試機會。而科目一與科目三的安全文明考試是合考,每周至少考一次,一次200人。
  李發達接手後,發現自己的學員怎麼都排不上科目二的考試,而科目一分到的名額也格外少。“發短信,打電話,他們說沒考官,抽不出時間,或者有些時候這個考官請假。”李發達說,“我找到所長辦公室,還是不行。”
  李發達稱,這時,有人告訴他,要給民警“加班費”。李發達說,科目一的加班費是20元一個人,科目二、科目三是40元一個人。錢送過去以後,很快,學員們都順利地參加了考試。
  李發達告訴記者,基本上,學校每周都會分到一些正常的科目一、科目二的名額,假如這些名額不夠用,就需要交加班費買名額。有時候,交警會減少科目一的考試場次,這時駕校就不得不花錢考試。
  在一份宇光駕校2014年4月的內部賬務記錄上,記者看到,加班費的支出為2200元。李發達稱,當時科目一被減少為兩周考一次,十幾個駕校分200多個名額根本不夠,只能給加班費,“送錢多的每個星期安排100多人,還可以給加班”。
  除去加班費,駕校的賬目還記著一些其他的支出:煙、咖啡、飲料乃至給考官買麥當勞。李發達稱,這些都是每次駕考時,需要提前在車裡準備好拿給考官的。
  上千萬元的違規收費
  除舉報索賄外,李發達還試圖要回被交警支隊違規收取的十幾萬元場地費。
  所謂場地費,是指練習場地的出租費用。在科目二及科目三的路考部分考試前,車管所都會開放考試場地給學員進去開兩圈,熟悉地形,並收取相應的管理費用。
  宇光駕校提供的收費單據顯示,車管所的收費標準為,小車每人390元,大車每人420元。據瞭解,2012年10月之前,場地費的標準約為統一每人440元。
  李發達表示,自己開辦駕校後,一直沒能看到場地費的收費標準。2014年7月,他特意到市發改委要來了相關文件。
  在這份名為《省物價局關於對駕駛考試場地對外服務收費標準的批覆》的文件中,省物價局明確規定,收費標準應按小時收取,對於自帶車進練習場地練習的小型車,收費標準為每小時30元。
  多名駕校老闆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通常他們去熟悉場地只能在周末,時間所限,每個學員只能練半個小時到一小時左右,都是自帶車。
  這筆費用成了李發達的心病。按照他自己在舉報材料中的簡略估算,駕校去年的虧損大約在20萬元,而去年的場地費就交了約17萬元。
  一位接近市發改委調查組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發改委收到投訴後做了核查,並讓交警支隊報了整改意見。在整改意見中,交警支隊稱,去年的收費總計約400萬元,都交到了省財政。整改意見中並沒有提出這400多萬元將如何處理。
  知情人士介紹,發改委找駕校核實了相關情況,一些駕校出具了書面說明,稱車管所一直是按照人頭收費。
  “不過不論是按照人頭還是小時,這個錢肯定都收多了”,該知情人士稱,按照規定,發改委做好調查後應該將多收的錢退回給駕校。
  金昌市公安局交警支隊支隊長王高年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此前沒有按照小時收費,是因為場地設施比較落後,“如果按小時收費,駕校私下給看場地的人錢,讓他們放寬時間,不好監督。”
  王高年稱,場地費的收取是從大約2010年後開始的。甘肅省的文件2006年就有了,他們已經少收了很多年,應該適當提高。而且每年收的考試費交到省里以後,沒有任何返還,場地的維護也出現困難。王高年表示,當時他們還召集駕校開會,收費標準是駕校一致同意的。
  2010年至今,金昌市核發了大約4萬本駕照,收取的場地費約在2000萬元。王高年表示,這個數字“差不多”,不過所有的錢都在財政。
  但李發達提出,在5月實名舉報後,交警支隊仍然催他交過一次場地費,當時給的賬戶卻是一家汽車公司的,據稱是交警用於買考試的車。
  對此,王高年稱,按照甘肅省的統一部署,金昌市正在進行對考試場地的電子化改造,但由於省財政遲遲不給批錢買考試用車,他們只能通過變通的方法買車,“沒有車不能考試,影響太大”。
  蹊蹺的停業
  讓李發達沒想到的是,在紀委尚未有回應之時,宇光駕校卻因為在交通局運管處一次集體檢查中不合格,且整改不到位,而在2014年11月27日起被停業整頓3個月。
  這次停業整頓源於2014年10月17日交通局運管處在全市範圍內進行的一次突擊檢查。宇光駕校校長尹成剛回憶,當天自己沒有接到檢查的通知,突然有教練進辦公室說交通局檢查,指出有的車沒攜帶道路運輸證和滅火器。
  尹成剛稱,由於宇光駕校的車一般不開出訓練場地,所以運輸證都是放在辦公室統一管理。他打算出去解釋,但出去的時候就看到運管處的人已經把車開走扣了起來。
  10月24日,運管處給宇光駕校下發了限期整改通知書,提出了包括未設置警示標誌、消防設施不足等八項問題。
  在李發達看來,這八個問題純粹是找茬兒。他特別指出“沒有頒髮結業證”的問題,“我們結業證的培訓費、考試費都足額交給運管處了,他們不發,現在還成我們的問題了?”李發達提供的票據顯示,他繳納了300多人的上述費用。
  11月16日,宇光駕校寫了一份整改報告送到運管處。但此後,運管部門並未再來檢查,而是直接開出了停業整頓3個月的通知書。
  金昌市交通局運管處處長騰宗宏介紹說,確實大部分駕校都存在問題,金昌的場地也並非最差的,但場地只是這次檢查的一部分,而且宇光駕校對於整改的態度也非常不端正,“其中有一些整改內容需要到我們這來辦手續,你也不來,怎麼可能整改?所以不用檢查我們也知道。”
  騰宗宏所指,是整改內容中的第六項和第八項,即有兩輛車沒辦道路運輸證,以及宇光駕校場地更換後一直沒有備案。運管處還表示,雖然結業證的錢交了,但是還需要駕校到運管部門來領相關的材料檔案。
  據調查,兩輛沒有辦運輸證的車實際上是交通局購買,指定給宇光駕校用於殘疾人培訓用的,所有權屬於交通局。李發達目前剛剛從交通局拿到發票,證件還在辦理中。
  至於場地一事,李發達稱,自己接手駕校後,在2013年5月就打報告申請了變更場地,是運管處一直沒有來驗收。此外,一年多過去,運管處去年跟今年的年度檢查都沒提這個事情,宇光駕校都是合格。但運管處表示,未曾收到過變更備案申請。
  不過,運管處和交警支隊都強調,前者是交通局後者是公安局,不可能有任何的打擊報複的嫌疑。在接受中國青年報採訪時,運管處還表示,只要整改及時,他們可以提前讓駕校恢復營業。
  12月17日,金昌市紀委副書記邊明星告訴記者,5月他們收到材料時,曾經做過簡單的排查,但中央巡視組進駐甘肅後,轉交的工作太多,紀委只有4名辦案人員,因此案子一直拖到現在。
  不過這位副書記表示,目前紀委已經將案子分到了具體科室,很快就會進行初核。
  交警支隊支隊長王高年表示,在得知被舉報後,他們內部的政工部門也進行過調查,詢問了涉事民警,但當事人都否認了此事。
  不過,之後王高年將幾名被舉報的考官調離了崗位。他稱,這個調離是用熱點崗位交流的名義進行的,以後這樣的調崗會越來越多,這也是希望能從制度上防止索賄等情況的發生。
  實際上,金昌交警此前一直就頗受詬病。2006年,公安局交警工作的報告甚至因為迴避問題而被否決。
  王高年表示,現在的交警工作已經比以前好了很多,李發達舉報的加班費的事情,據他瞭解,在2012年年底狠抓八項規定後,就不存在了。王高年認為,等到新的電子化考場修好後,名額緊張的問題也會進一步得到緩解,這也會從制度上防止加班費的產生。
  可李發達顯然不打算等下去了,這個貿然闖入駕駛員培訓行業的中年商人,如今正積極尋找下家賣掉駕校,希望從那些或明或暗的規則中抽身而出。
  本報甘肅金昌12月18日電
(原標題:駕校老闆實名舉報交警集體索賄)
創作者介紹

蘇震軒

uv78uvxu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