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班主任允許,男女生不准相互陪同看病、男女生之間不得互發短信……日前,周口一高中出台的這個校規引發眾多學生和家長質疑。“同窗之間美好的純潔友誼都不能有,這樣還讓孩子們怎麼交往?”前日,一位家長給大河報記者打來電話說。(5月7日《大河報》)
  眾所周知,對於“男女之大防”我們一向處於世界領先的地步,這在層出不窮的奇葩校規里,表現得尤為突出,那邊廂剛剛規定,“男女同學平時的距離不能小於50釐米,不得同桌吃飯”;這邊廂馬上創造出,“未經班主任允許,男女生不准相互陪同看病、男女生之間不得互發短信……”,大有不將“男女之大防”進行到底,誓不罷休的勢頭。
  奇葩校規,不僅給同學製造了麻煩,也給自己製造了麻煩,“未經班主任允許,男女生不准相互陪同看病”,豈不人為製造校園內“扶不起的女同學”?如此折騰,有多少道德積蓄,經得起這樣消費?“男女生之間不得互發短信”,如何監督?這樣捕風捉影的校規豈不貽笑大方?
  如此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男女之大防”,是如何出爐的呢?如果有必要追宗尋祖,這自然讓我們想到了我們的“精神領袖”阿Q先生,他不光在精神領域造福眾生,使我們大部分人,都成為“精神勝利法”的受益者,而且在“男女之大防”方面造詣頗深,他的學說是:凡尼姑,一定與和尚私通;一個女人在外面走,一定想引誘野男人;一男一女在那裡講話,一定要有勾當了。他在“男女之大防”方面不光只是一位思想者,更是一位忠誠的衛道士,雖然行為有些猥瑣,但他還是以他的方式,邁出了堅強的一步,為懲治他們起見,所以他往往怒目而視,或者大聲說幾句“誅心”話,或者在冷僻處,便從後面擲一塊小石頭。
  可悲的是,我們的阿Q先生,受社會地位所限只能做到這一步;更可悲的是,現在的學校距離阿Q時代過去了這麼長時間,竟然對阿Q先生“男女之大防”照抄不誤,無論他曾蒙什麼明師指授過,是否出自名師。既然是阿Q“男女之大防”忠實信徒,怎麼沒有創新?
  早戀不可不防,因為中小學生身體、心理尚處於發育階段,不具備戀愛的條件;過早的戀愛,不僅會影響到學習,而且對身心健康不利。但是對待早戀也不該如此痛下殺手,寧可錯殺一萬也不放過一個;如此不僅抹殺了同學之間的純真友情,同樣對學生的成長不利。用學生家長的話說,“同窗之間美好的純潔友誼都不能有,這樣還讓孩子們怎麼交往?”
  但是防止學生早戀,大可不必如臨大敵,不僅賭不是辦法,更不可疑神疑鬼,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與其層層設防,寧可錯殺一萬絕不放過一個,不如曉之以理。
  比如,講明早戀的利害,然後再從生理、心理方面引導、激將:對異性的好感,說明你是一位心理生理正常的人,只是有的人在異性面前剋制得比較好,表現出了紳士風采,有的人則剋制力差,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罷了。也許,學生為了檢驗自己的剋制能力,就會對有好感的異性“發乎情止乎禮”,對防止早戀或許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因此,對待早戀,既不可以草木皆兵,更不可以放任自流,校園超市設置自助售賣安全套裝置,誰用誰取,正確引導才是積極的姿態,才是對學生負責,對家長負責的良好表現。
  文/韓玉印  (原標題:防止學生早戀不可照搬阿Q“男女之大防”)
創作者介紹

蘇震軒

uv78uvxu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